河北省邯鄲市雞澤縣吳官營鄉從2012年開始,該鄉黨委政府竟“不按實情按人頭”向各村攤派“超生費”任務。2012年和2013年該鄉共有400多萬元“超生費”被存入一個鄉黨委書記司機的私人賬戶,這筆錢最後去了哪裡?雞澤縣人口和計劃生育局、吳官營鄉目前竟無人能給出答案。(4月4日《中國青年報》)
  “超生費”就是社會撫養費。這種行政性收費,國家有著嚴格的規定和制度安排,收支兩條線是一條起碼原則。法律規定超生者必須繳納社會撫養費,但這不是罰款,而是超生者對社會進行的經濟補償,因為多出生人口侵占了較多的社會公共資源。這筆錢怎麼用,全國各地都是一筆糊塗賬。浙江律師吳有水2013年7月向全國31個省級計生委、財政廳申請,要求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,社會撫養費問題引發廣泛關註。至今,已有24省份公開了2012年社會撫養費征收額,總計超過200億元。然而,尚無一省計生或財政部門公開社會撫養費的支出情況。不過,國家衛計委發言人毛群安表示,國家衛計委正在啟動對社會撫養費管理辦法的修訂,將對社會撫養費征收過程中存在的一些問題進行規範。
  “超生費”問題多,廣為詬病。記者來到河北雞澤縣吳官營鄉看到了觸目驚心的“超生費”亂象,這裡每個村繳納的社會撫養費都是鄉裡根據每村人口數,按照統一標準攤派下來的,2013年的標準是每人73元。完成任務者,返還村裡15%;完不成任務者,鄉裡截留“黨建經費”和國家用於引水、修路、架電等農村基礎設施建設的專項資金。鄉黨委書記葉運波一句話,完不成任務的村支書就被免職,村兩委被解散,那種格殺勿論的陣勢,人見人怕。
  吳官營鄉不足三萬人,每年二百萬元的“超生費”去了哪裡?目前無人知曉。但是,根據國家規定,“不得委托其他組織或個人征收社會撫養費,不得向鄉鎮、村或個人下達社會撫養費征收指標,不得將征收社會撫養費情況同單位或個人利益掛鉤”,“要嚴格執行‘收支兩條線’,社會撫養費應該全部上繳國庫”,“杜絕按比例返還社會撫養費”等,這個葉書記肯定是一頭栽在了“超生費”上,犯了大事。不論他的自保意識有多強,他都難於掩蓋自收自支這400萬元所涉嫌的揮霍腐敗問題。這筆巨款雖然在他的“集權”之下他說了算,但是眾目睽睽,要平衡多方利益,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所以才有“多位鄉鎮包村幹部和當地村幹部向中國青年報記者反映”,“紙包不住火”的舉報必然發生,繼而大白於天下,讓我們看到“超生費”在中國基層鄉鎮變成一種怎樣的罪惡。
  令人憂慮的是,“不按實情按人頭”攤派“超生費”的現象是不是只在吳官營鄉才有呢?一般來說,吳官營鄉的這種做法不會是秘密,會不會變成經驗傳遍整個雞澤縣?這並非杞人之憂。“超生費”在葉書記眼裡就是“唐僧肉”,收上來想咋吃就咋吃,不然他不會存到司機的個人賬戶,任意支取。他甚至知道,“超生費”在全國都是一筆糊塗賬,自己成為倒霉蛋的幾率非常之低,完全可以忽略不計。這不是一般的僥幸,而是高度自信的僥幸,何懼之有?
  玩火者必自焚。“超生費”在鄉鎮從攤派到征收再到進入個人賬戶,分明已經到了玩火級別,誰說鄉鎮黨委書記沒錢花?“超生費”就是很好的創收渠道,甚至可以說,如果沒有“超生費”,一些鄉鎮可能到了揭不開鍋的程度,這並非危言聳聽。所以,小小吳官營鄉暴露的“超生費”謎團,恰恰是基層政府變了質的“為人民服務”危局,不能不高度警惕。
  文/朱永傑  (原標題:鄉鎮“超生費”何以升至玩火級別�
創作者介紹

巴塞

adknpbcm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